視覺飛揚 情滿松江

視覺飛揚 情滿松江

  3月28日這天,申城上海陽光明媚,春意盎然。上午老伴告訴我,南昌的初中同學鄧衛南夫婦來上海開展銷會。受葉蘋同學之邀,在上海視覺藝術學院他的辦公室小聚,并讓我也去。我欣然答應,一是很想見見這位少年時期的老友,二是想看看上海視覺藝術學院這所藝術青年仰慕的大學廬山真面目。

  我比葉蘋大好幾歲,都在江西省新建縣一中讀的初高中。他和我老伴是晚我一屆的同班同學。我與葉蘋雖不是同學,卻是孩童時期的玩伴和鄰居。當年的他機靈調皮,常常惹是生非,是我們那個地段出了名的孩兒王。我自高中畢業后下放農村,就再也沒有見過他。我與愛人結婚后,有他一點模糊的信息,知道他也學了美術,并考取了當時的藝術名校:無錫輕工業學院。后留校任教。2005年秋,我代表學校參加在無錫舉辦的全國中小學美術優質課觀摩,曾去學校拜訪他,然而不巧的是他正好出差。

  時過境遷,斗轉星移,我隨父母頻繁調動,閱人無數,很多青少年時期的朋友都漸漸從我的記憶中退去。也許是我與葉蘋都是美術同行的緣故,他在我心中,總有一種揮之不去的神秘感。沒有想到的是40多年了,我們竟然會在上海松江大學城,在他工作的上海視覺藝術學院見面。

  我和老伴被告知,鄧衛南夫婦已先行到達葉蘋的辦公室,鄧夫人杜娟來到校門口迎候我們,我們被帶到一號樓4樓設計學院院長辦公室,一番親熱問候寒暄落座后,我仔細打量著久違的昔日老友,頭上已添銀絲,臉上已有皺紋,但精神飽滿,舉手投足沉著穩重,氣質不凡。難道這就是當年那個好打抱不平,俠肝義膽的愣頭青嗎?我真佩服時光老人這位雕塑師的神奇功力。

  葉蘋也看著我說;“你比原來瘦了不少,老了很多!聽說你已退休多年,過得還好吧!”,“很好!”我回答;他問我所住地址后,站起來,引導我走到窗前,指著窗外遠處的那個黑瓦灰墻的樓盤繼續說:“那是你的家吧,到我這里,坐車不過10幾分鐘,走路也就半小時左右,你可以常來我這里坐坐、聊聊天、或者看看書,看看展覽。”我被他熱情好客所打動;當他問道退休生活如何過時,我將帶過來的兩本個人文集贈與他。作為回贈,他也送我一本由他擔任主編的《研究性項目教學》,書中介紹了他領銜的研究團隊最新成果和過程。我翻閱后對他有了初步了解。

  葉蘋:上海視覺藝術學院設計學院院長、教授、會展設計與策劃學科負責人、 復旦大學教授、碩士生導師 。現任中國教育學會設計專業委員會常務理事,上海市高校藝術設計委員會副主任委員,上海市會展行業協會特聘專家; 曾榮獲國家教學成果二等獎、江蘇省教學成果一等獎,上海市精品課程獎; 主持上海市高校重大教學改革項目、上海市重點課程建設項目等;編寫出版國家級十一五規劃教材多部;組織、策劃和主編了“設計前沿課堂系列叢書”、“高等藝術設計課程改革實驗叢書”、“高等藝術設計課程教學大參考”等三套設計系列叢書,共三十一部;主要研究學科:設計學; 主要研究方向:視覺傳達設計、會展設計與策劃。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是上海市唯一的綜合類視覺藝術高等院校,“藝術與設計”學科于2015年進入 “QS世界大學學科排名”前100名

  我們話不投機,并好奇的欣賞著放在辦公室工作臺上的手工家裝設計模型,葉蘋告訴我這是學生作業。他還帶我們參觀了設計工作室、3D打印車間、學生教室等最新數字化、信息化教學設施設備機床,讓我們大開眼界。葉蘋在與我們交談中,常有工作人員找他請示工作、提醒他外事活動等。我們催促他有事先忙去。他說:“沒事的,我都作了安排。你們是稀客,鄧衛南夫婦又從南昌家鄉來,我再忙也要抽時間陪陪你們。”

  眼看時間快近午時,葉蘋提議該去吃午餐了。中午就在教工食堂用餐。食堂在4號樓,之間有近20多分鐘的路程。我們一行5人邊走邊聊,邊走邊看。大理石步道兩旁綠草如茵,各種生態植被一塊塊整齊排列,各式花卉如紫荊花、迎春花、櫻花、白玉蘭等爭相斗艷、絢麗奪目。葉蘋津津樂道的向我們介紹各種花草名稱,還特別介紹了向國外高價引進的花草。當我們走到一個池塘邊看到幾只黑天鵝棲息岸邊,葉蘋又講起有關黑天鵝進校園的故事。一路上,我們經過美術學院、逸飛樓、藝術品展示館、室外雕塑群等。美輪美奐的校園景致讓我們目不暇接。

  一幢矗立在湖邊恢弘別致的建筑引起了我們的興趣,樓前綠色植被上鑲嵌著白色“忠誠、卓越、創新、和諧”巨幅校訓。葉蘋說這是代表學院標志性建筑,眼睛樓,大跨度的雙弧線表示雙眼皮,揭示這所學校的品質和發展,預示著視覺飛揚的膽識和氣魄。上海視覺藝術學院將辦成一所世界矚目的一流藝術大學。

  一路上,遇到不少學院的領導、老師和學生,葉蘋都會跟她們打招呼,有時停下來,給相關人員簡單交代布置應急的工作,有的教師還會向他主動反映問題。談話即興輕松,和藹,有時還會看見他拍拍老師的肩膀,以示鼓勵。看得出他是一位很有親和力的好院長。難怪剛才下樓時一位負責安保的干部半開玩笑的跟我們說:“你們這位朋友很牛的,很多老師和學生都很敬重他”事后他也坦言:“我和別的領導有點不同,我跟所有的人都很投緣,包括保安、清潔工、門衛等。平時做人到了位,需要時自然人家都會鼎力相助。”

  他盡管行政工作繁忙,但藝術情結猶存,情趣不減,他在向我們介紹玉蘭花時說到:“這種花花期較短,最多幾個星期就沒有了。而且先開花,后長樹葉。前些天,我在校園里,發現一顆白玉蘭樹的花瓣圍著樹干落了一地。而且成圓狀形,甚是漂亮,我立即用手機拍了下來,并題字:“開的絢麗,落得完美。”多么豪邁的感慨,我以為,人的一生也應該有這樣的豁達心態。

  我們不像是去趕一場午餐,仿佛是一行觀光的旅游者。葉蘋院長就是導游。由遠至近,講史論今,細數著學院的變遷和發展。不知不覺,便來到了4號樓,學院大食堂。`一樓為學生食堂,我們被帶進二樓教工食堂。葉蘋說中午老師的自助餐都是免費的。

  踏進餐廳,這里已經是人聲鼎沸,熙熙攘攘。用餐的教工井然有序地取餐具,并按個人喜好夾菜添飯盛湯。我觀察后估計,各類食物一起不下百個品種。葷素菜品、煎炒烹炸、湯類、飲料、主副食、應有盡有。葉蘋告訴我們,不管來了什么客人,一般都會帶到食堂用膳。我們各位取好飯菜,美味可口、衛生干凈。看架勢,其品味和花樣不亞于星級賓館、酒樓。

  在用餐教師中有不少各種膚色的外籍教師。葉蘋講各學院都有外教。其中不乏世界頂級名校的教授和知名學者。隨著海歸人士的增加,師資招聘的門檻越來越高。用餐不久,就有工作人員告知他,某某傳媒集團董事長在教工之家茶社喝茶等他接洽合作事宜。餐畢,我們催促他趕緊過去,他建議我們一起去喝茶小憩。

  教工之家是一個徽派明清建筑風格樓群,白墻灰瓦,翹檐斗拱。為了不打擾葉蘋與客人的談話,我們暫且在屋外涼亭坐著,盡情觀賞著池塘里悠閑游弋的黑天鵝。在另一處水榭涼亭的方桌旁,圍坐著三位女學生,聚精會神的在水彩風景寫生。畫面上水色迷離,美景初現。木橋、浮萍、蘆葦、天鵝等躍然紙上。面對此情此景,讓我想起了自己學生時代肩背畫夾穿行于山水之間的情形。

  手機鈴聲打斷了我的思緒,葉蘋讓我進去室內參觀。一進屋內我就被極具特色的圓形天頂造型所吸引。前門花格窗欞,室內房梁及立柱雕梁畫棟、古色古香。陳設按明清文人雅士聚首的茶樓裝飾,仿古木質香案桌椅,靠墻裝飾柜上擺放著各種名貴瓷器、工藝瓷盤、香爐木雕等,墻上懸掛著書畫珍品。各廂房還有書齋畫舫,文房四寶,隨時歡迎大家一展才華。不愧是名牌大學的茶樓書齋,與普通茶樓不同的是,少了幾分俗氣和浮躁,多了幾分書香清靜和風雅之氣。

  由于鄧衛南夫婦另有朋友相約,晚上還要返昌,我們也要趕回家接放學的孫子孫女。到學院圖書館與葉夫人見過面后就準備回家,葉蘋執意用小車送我們,在車上再一次叮囑我,常去學校走走,并通報5月16日有一個設計精品大展,屆時將會有國內外名家的作品亮相,到時記得來找我。我為他的真摯和熱心所感動。

  這次小聚時間短,甚至有點急。但內容豐富。用老伴的話說,勝過景點一日游,對于我來說,意義更加深遠,見到了久違的老友,見識了具有國際水準藝術院校的真容和品位。欣賞了藝術作品,體驗了教師生活,特別是感受了葉蘋院長的為人和深情厚誼。

  2018年4月1日于上海

上一篇:最好的家教,是一場幸福的婚姻
下一篇:抱怨會帶來災難

網友回應

發表評論

評論列表(條)

   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

   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!